当前位置:首页 > 关于我们 > 内容

周克芹有待我们全面阐释

收藏发布更新日期:2017-9-21 9:36:37 类别:关于我们

以当代四川农村为现场,以农民为主角,以强烈的使命感,对家乡和乡土的深情关注,周克芹留下了《许茂和他的女儿们》《山月不知心里事》《绿肥红瘦》等足以等身的文学作品,成就了对那个时代乡村文学的不朽记忆。2016年10月28日,是周克芹诞辰80周年的日子,我们刊发两位四川评论家和作家的研讨文章,从不同的角度阐释他们心中的周克芹,共同缅怀这位百年四川乡土文学作家中标志性的人物。

□向荣

今年10月28日是周克芹先生诞辰八十周年纪念日。周克芹生前的全部作品已然表明他是一个根系乡土情系农村、时刻关注农民命运变化的优秀作家。同时,周克芹也是一个不断探索美学经验、在艺术上精益求精敢于突破自我并最终取得丰硕成果的艺术家。迄今为止,文学批评界对他在小说艺术上,特别是短篇小说艺术上取得的丰硕成就估计不足,有待我们深入发掘和全面阐释。

我将周克芹30年的小说创作历史分成早、中、晚三个创作阶段。早期从1960年到1977年,即从小说处女作《秀云和支书》到《青春一号》,我把这一阶段命名为“规范式写作阶段”,这一阶段共发表八篇短篇小说。中期从1978年到1984年,即从小说《许茂和他的女儿们》到《果园的主人》,我命名为“渐变式写作阶段”。晚期则从1985年到1990年,从《断代》到《笔筒的故事》,我把这一阶段暂且称为“主体化写作阶段”。周克芹的小说艺术成就和美学风格,在现实主义创作方法的基础上呈现出由低到高,越往后越成熟,成就越来越大的曲线上升态势。

早期阶段创作的17年,由于众所周知的时代条件的限制,周克芹的文学实践只能归属在国家意识形态关于“农村题材”一体化的规范写作之中。对这个阶段的创作,周克芹自己有一个总结性评价。认为他在写作《许茂和他的女儿们》之前,“我只写过为数不多、质量不高的短篇小说。”这是一个比较客观的自我评价。

中期阶段始于1978年,他开始创作并发表了《许茂和他的女儿们》。这一阶段在改革开放的语境中,他逐渐摆脱一体化规范写作的束缚,创作发生变化。主人公或故事的主角是许茂、四姑娘这类乡村小人物普通人,不像早期作品主角大都是县乡队的各级领导干部。对乡村小人物的关注与表达,表明周克芹的文学自觉意识提升,开始疏离那种只能描写英雄人物的规范化的主流叙事模式。《许茂和他的女儿们》是1979年发表的,那时文学界总体上还处在“伤痕文学”的潮流中,“反思文学”作为文学创作现象刚露头角。而《许茂和他的女儿们》既是伤痕文学的集大成者,又是反思文学的先驱之作。《许茂和他的女儿们》着力探求和表达普通人的内心情感,寻求亲情、爱情和人伦之情这一类超越阶级话语的普遍情感在日常生活中的生存空间及其对人们生活的重大意义。这个主题在当时的文学范畴中还是很陌生,或者说仍然是有忌讳的。这就表现出周克芹的探索勇气。从《许茂和他的女儿们》开始,他把自我对乡村经验和问题的感受和思考、乃至某种反思和质疑,融进了他的小说创作中,换言之,一种周克芹式的个性化的审美思考和艺术表达,在他写作的中期阶段出现了。

1985年周克芹发表一个仅两千多字的短篇《断代》。这篇小说基本上被文学批评忽略了。写一个县城官员的幽魂死后去殡葬馆的所见所感。从叙事方式上就可以看出,他开始尝试一些现代主义的叙事技法。所以,被人们忽略的《断代》实际上是周克芹突破传统写作、探索多样化写作风格的转捩点。当然,周克芹明确地表示他写作的变化是“从《绿肥红瘦》开始,我就尝试着从生活的丰富、复杂的本来面目出发,表现人物性格的丰富性。”正是在这种创新图变、彰显自我的主体意识驱动下,此后五年内他写出了《绿肥红瘦》《上行车下行车》《人生一站》《写意》等经典之作。

仅以《人生一站》小说开篇的一段风景写意为例:“无风的白昼,照例是很暖和,阳光闲闲地铺在小城的民屋上,投在窄窄的街面上。阳光在小城的街面上爬行,像小城的日子一样,闲闲的,一寸一寸地不知不觉地过来,又过去。似乎带走了什么,又带来了一些什么。”

看似随意的景物描写,实际上是用闲适而又温暖舒服的阳光为意象,高度地概括了小说的主旨,即县城的裙带文化犹如温暖而闲适的阳光,慢慢地消解着人们的青春和理想。

周克芹的晚期小说创作表征着这个阶段的他,已然进入到一个具有鲜明艺术个性、且主体美学精神凸显的自由创作阶段。其个性显著的抒情反讽风格,不仅将他自己的叙事艺术提升到一种出神入化的审美境界,也把新中国成立以来四川的短篇小说艺术提高到一种卓越的艺术境界,从而弘扬了四川短篇小说由沙汀、艾芜等人开创的优秀传统。

0
所有评论

评论列表

用户名: 新注册) 密码: 匿名评论